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剛完成了六四二0......

自從一次跟朋友聚會期間,
提及了一個敏感話題--六四,
朋友對於陳一諤的言論十分氣憤,
我們對六四的一知半解,
而又不去求證,
令他更加氣憤...
今年是六四二十週年,
二十年前的我,
或許真的太年幼,
大人們的沉痛感覺,
我不太領會到.
剛好公司同事IDA出了一本,
名為'六四二0'的書,
訪問了很多個當年六四的敏感人士,
從他倒的角度,
看六四事件,
與及中國的民主改革路程.
六四這個沉痛的歷史,
全中國人民亦負出了代價,
歷史教科書,
是否亦要將這段歷史,
不忍暪,坦蕩蕩地記下呢?
讓年青一輩也可以見證六四,
民運學生的一片苦心呢?

11 則留言:

zico cheng 提到...

六四前個多月時間,正是我第一趟考會考,除要面對考試,又是一個大時代既來臨!二十年過去了,只見中国經濟雖有長速發展,但民主發展毫毛進展,貪污處處!有時我會想,是否因為六四既關係呢?因為六四中央逃談所有民主問題,相反六四前有不同聲音從領導人口中提及中國將來民主發展,胡耀邦正是一個好例仔!如果沒有六四,二十年後既中國會否更民主呢?但無論如何,對六四事件我永遠都心痛,多勇敢的北京市民及學生!我替你們驕傲!

kiwipotato 提到...

自由花

曲:鄭智化
詞:周禮茂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曾經痛惜,年月裏轉化為力,一點真理,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悠悠長長繼續前航不懂去驚怕,荊荊棘棘通通斬去不必多看它,
浮浮沉沉昨日人群雖不說一話,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

忘不了的,留下了不死意識,深深相信始終會變真某年某夕;
如此訊息,仍賴你跟我全力,加一把勁,將這理想繼續在尋覓。

http://www.alliance.org.hk/index.html

過客 提到...

我對當年的事情只是一知半解。中國人民都為這斷歷史負出代價,今天中國政府應該要正視六四問題,就算政府不討論當年處理方法,最少要了解六四的起因及作出改善。如果不作出改善只怕將來歷史會重演,這些代價是否中國政府及人民有能力負出呢?

因為我對當年的了解不多,所以以下問題我一直想不通︰
當年政府有幾多可行的選擇,及對這些選擇有怎樣的評估呢?

matthew 提到...

80,90年代出生的年輕人, 除了個人利益、打機、上網之外, 對身邊的人和事漠不關心, 可況是20年前發生的事。有學生談論也值得安慰!
其實, 最可恨、最可恥是那些政府官員、保皇黨、富豪們, 年過30/40的人, 親眼看血腥震壓、血肉模糊, 那些政府官員、保皇黨竟然可以埋沒人性、良知, 說出什麼經濟蓬勃忘記64的廢話, 就算為了利益要做走狗, 也不須要這樣出力吧!

路人甲 提到...

認識歷史才能面向未來。20年前我們都太年輕,我們甚至不屬於那火紅的年代,但這不代表我們不關心過去所發生的事情。

國家與人民豈能逃避歷史的聲音!

太上王 提到...

過程的確是痛苦, 但從結果來看, 今天的中國可算是穩定, 所謂"流亡海外"的學生領袖則肚滿腸肥....

炎矢誌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炎矢誌 提到...

六四至今, 別說是民主, 連爭取公義的自由也沒有~

上年山西黑磚窯事件, 奧運後草草收場, 一批官員被問責下台了事, 但現今這批官員已紛復出 - 下台了才不過半年, 是不是中國無人才可用? 還是公家"爵位"是特定人仕專享 - 無論他們做錯什麼?

512四川地震紀念前, 四川有關單位強調沒有學校是因為偷工減料的豆腐渣工程而倒塌。。對比大量政府建築無恙, 這實在是非常橫蠻無恥的說法; 而且還恐嚇禁止死亡學生的親屬追究; 對比封建時代平民百姓還可以挨飢抵餓上京告御狀, 現在算是比封建制度進步了多少了!?

現在可以看見, 中央官位軍階早已非能者居之, 而是看家譜查藉貫, 身份符合才可居高位; 這個只要查維基可以看到, 我們的家鄉大省份廣東, 自99年謝非逝世後, 沒有廣東人可以進中央決策核心的政治局, 及中央權力根源的軍委會; 反之, 江蘇上海的人則紛紛上位, 權力極大。(所以香港備受上海挑戰, 也不全因什麼"競爭力不足", 朝內無人也令人非常頭痛的)

一個日益貴族化的專制組織, 要他們接受人民的監察問責已經難了, 還能說什麼民主自由了?

Franklin Ng 提到...

六四殺人事件絕對是不道德的。為了要穩定社會,讓領導人有時間除去貪污的利益集團,這可是悲劇。今日四川大地震後,領導的利益集團,可見一班。

未來年青人未必會個個有心去為無辜的人平反,但他們必會去保護自己利益,爭取民主平等公平。

文化大革命、鄧小平、劉少奇已經平反,六四將來會平反一點也不怪,看看澳洲總理也為幾十年前損害原住民的事道歉,幾十年後平反六四有何難。

今日大家要責難滿清政府,真的沒有人會反對你,可是在既得利益者手中,做點事,可能要有坐牢的心理準備,不信你可以試下,去四川嘗試找出證據去拉D犯法的利益集團,看看是有權力的利益集團坐牢,還是無權勢去伸張正義的人坐牢。

利益集團不可能永遠貪污,因為沒有群眾會坐視自己的利益受損,這是人性,制度一定會改,看看利益集團可否永享福氣。

phil 提到...

一些見解: 六四是改革派與保守派的總對決; 是人民與貪官的總對決.

弔詭的是: 改革既帶來貪官, 也帶來黨內民主思想.

最後, 鄧小平背棄了舊有改革派, 堵住了保守派, 保住了純經濟改革與及貪官. 學生與人民是用來為舊改革派陪葬的了.

一念天堂, 一念地獄.

後果是: 社會矛盾未解決.


一些回應: 無論選擇多有限, 開槍絕對是不必要的選擇.

LEO 提到...

「人間事,多紛擾。」


L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