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7日 星期日

撐高鐵..反高鐵...

轉載自一名記者的心聲:

昨晚九時半左右, 在立法會門前看到的一幕, 令我徹底地對部分「反高鐵人士」反感, 再跟他們行上禮賓府集會, 決定從此不會再尊重他們.

財會主席劉慧卿一宣布休會, 場外警方即時調配. 原本在立法會門外停車場近香港會一邊出口, 等絕食而暈倒的八十後青年送院的我, 突然看到大批警員由一邊快步行向另一邊, 以為有事發生, 所以跟著上前看, 到發現原來只是因應散場加派人手, 鬆了一口氣, 因此站在停車場的立法會另一個出口, 與行家閒聊起來......怎料, 眼前站在示威區內的幾名青年, 突然攀過一個個分隔不同示威者的鐵馬, 後面的同行者, 見有人成功, 有樣學樣, 跟著一起又攀又跳的, 警方見狀, 大為緊張, 即時加派人手扶穩鐵馬, 防止他們衝突警方防線.

先前已成功越過鐵馬的, 不滿警方阻止他們跨過最後一道鐵馬, 與警方激烈推撞起來, 期間不時叫囂, 情況相當混亂......只為火頭只有一個? 太天真了吧, 停車場大閘又突然有一班示威者要衝過來, 又與警方衝突起上來, 接著遮打花園那邊示威者, 又叫又推又撞鐵馬......混亂得立法會(相信)自03年23條集會後, 再次關起各出入口的大閘.

老實說, 他們發癲, 我沒有被嚇到, 依然冷眼旁觀, 因為早就在預算之內, 只是知道自己需要去了解, 他們因何要衝出來? 所以我細心聆聽他們叫的口號、訴求.

那我聽到的是什麼?「x你丫」、「衝過去!」、「差佬死開」、「直接對話」、「民建聯最無恥」、「x街」、「反高鐵」、「停撥款」、「撤回方案」......然後就是個別支持及反對高鐵人士互相指罵:

支: 「....(己聽得不大清楚)....攪錯呀採場?」
反: 「咩呀, 唔x得呀? 呢道你0架? 」
支: 「就係唔x得, 你推我地就唔x得!」
反: 「唔x鍾意死x開啦!」
支: 「x你老母......差人有人攪事呀.....」
反: 「....關你x事呀....」
然後係連綿問候的說話......原來想錄推撞UPSOUND, 錄著一輪粗口混戰, 已沒時間再理他們.

先將現場情況報回公司, 老細說要LIVE, OK! 但希望知道為何他們突然要衝出來. 這倒有點難到我, 由平靜至突然見到幾個人跨跳鐵馬, 實在不知他們目的何在.

前面有前面推鐵馬, 中間又有人與對家互相問候, 唯有問問站在較後位置的人, 他們衝過來的原因
「反高鐵囉!」
「咁點解要衝出黎呢?」
「都話反高鐵咯」
「我知, 咁點解反到要衝出黎呢?」
「個個都衝0架啦, 你問佢地做乜衝」
「唔該晒」

前面的, 未癲完, 不過終於聽到他們高叫要求與議員直接對話的口號...

看看手錶, 21:53, 致電公司向老細交待現場情況、LIVE的內容, 再準備做LIVE, 但突然看到那班不聽警方勸籲冷靜克刻的「衝擊者」, 突然慢慢散去, 再問行家, 才知原來大會剛發廣播號召, 轉到禮賓府繼續集會.....

22:02, LIVE完結, 一邊繼續留守現場留意情態, 一邊聽候老細差遣.22:14, 老細說, 跟他們上禮賓府吧, 不過同事「被困」立法會, 你頂住先, 睇下十點半做唔做到LIVE返黎

由立法會行上禮賓府, 路途雖不遠, 但亦不近, 還是斜路, 阿Q又減肥的我, 當多一個做帶氧運動的機會.

沿途看到行上禮賓府的, 不只八十後, 五十後, 六十後, 七十後, 九十後, 甚至2000後都有, 這刻, 他們是平靜的, 只是沿途高叫口聲......

抵達禮賓府門前時, 已是22:22, 上亞里畢道來回線已坐滿人, 擠得水洩不通, 部份行家較我早點到, 但大家所得的訊息差不多, 集會人士目的是展示人民力量, 要求與曾蔭權直接對話這時, 「大會」
0益咪說: 「今晚我地見唔到曾蔭權點呀?」
「唔走!」
「等到佢出黎為止」

但兩分鐘後, 又0益咪說: 「我地俾個半鐘頭曾特首, 要佢出黎回應我地訴求, 12點要佢出黎回應我地, 我地宜家係佢門口開PARTY!」

但12點曾蔭權唔出黎會點做呢? 「大會」冇講, 現場亦沒有人答得出.

十點半LIVE完結, 多點時間看他們想玩什麼, 老細說沒什麼的話, 十一點不LIVE了. 很好的決定.

邊和行家吹水, 邊陪那班人發癲, 其實已很討厭他們的行為及做法.

「我地, 宜家, 仲有好多人, 沿花園道行緊上黎, 但係, 佢地到左花園道, 警方就唔俾佢地轉入黎.」
「噓~~~~~~~~~~~~~~~~~~」
「我地要求警方放行!」
「放行!」、「放行!」、「放行!」「、放行!」、「放行!」
再行前一點:「CCTVB, 是是但但」「是是」「但但」
「陳志雲, x街」「袁志偉, x街」
噢, 原來T記行家正拍攝他們

再往前行, 聽到前面的青年邊行邊說, 「我特登趁佢做live仲唔x爆佢呀, 仲特登撞左佢幾撞添呀!唔x佢點會咁快影完呀」

呢一刻, 我真係忍唔住了, 但我可以做什麼? 心地唔好的我, 只好借多人為由, 不斷踩甩佢鞋踭......

十二點到了, 大會呼籲大家散去, 明天再繼. 但陳巧文等人再拿起咪高呼, 要通宵留守, 歡迎大家加入......

OK, 你有你繼續留守的權利, 即使不太滿意收工時間一再押後, 老細亦說不用和他們玩通宵, 但我和同事還是陪這班人癲下去, 繼續在現場吹吹風、吹吹水...

這班人, 打起鼓、唱起歌、跳起舞來! 好聽點可說他們像很歡樂的模樣, 但更貼切的, 應是形容他們索了K般忽左!

陳小姐露出股隙的坐在地上, 其他人有的手拿香煙, 不斷吞雲吐霧, 像十年未食過煙一樣, 不斷將煙圈吐出; 有的雙手向天舞動, 身體左右搖擺, 三五成群的高聲喪笑, 唱的除了不知名的歌以外, 就是"WE WILL WE WILL FxxK U"的歌...... 真想不出這和反高鐵有何關係?

分散的圍著他們看的記者, 除了要LIVE的CABLE之外, 相信沒有一個有採訪他們的意慾, 還是自顧自的商討「買兇大計」(哈哈)

突然間, 有跳舞中的四眼妹妹轉身向著我們說: 「記者, 一齊跳丫! 一齊跳!」我真的有點傻了眼, 原本對著他們已口黑面黑的我, 唯有即時別過面來, 否則我真會回應他們一句: 「收皮啦, 八婆!」

但原來更絕的是, 同事說, 他剛剛也被邀請一起跳舞, 但對方說的是: 「靚仔, 一齊跳舞啦, 黎啦!」

吓?!?!?!

反感到極點的我, 真的沒辦法再留守下去了, 正盤算什麼時候離開, 看到陳小姐一眾人突然個個拿好背包、手袋, 咦? 他們不是說要通宵守候曾蔭權嗎? 難道是相約去洗手間? 還是因為搏上鏡不成而意興欄柵?

00:52, 他們又打著鼓, 吹著BB的, 向花園道方向步行離開, 鬧劇終於可望結束, 通宵更的ANCHOR同事想問問清楚, 他們是回家, 還是回立法會, 我就追著一個吹著BB的哥哥, 問他們正往何方, 他說:

「哈哈, 其實我都唔知喎, 你都係問佢地好d0勒!」
「@@, 哦!」

我唯有再問另一個鬍鬚四眼哥哥, 他卻支吾以對:
「請問你地宜家去邊呀?
「er...」
「下?」
「你跟住行咪知囉!」
(妖)「係返屋企定點呀?」
「um...」
「返屋企定返落立法會集會呀你地?」
「...返立法會先, 我地落立法會!」
「唔該!」

一整晚的鬧劇, 真的落幕了! 陳朗昇高呼一句:「yeah! 收工!」是我全晚聽到最開心的說話......

我支持興建高鐵, 但從不反對他人反高鐵, 因為香港是一個自由的社會, 理應容下不同聲音. 大家都表達意見的自由, 方法亦可各式其色, 因此就算立場不同, 我還是讚賞以苦行方式請願的八十後, 就算有人認為要抗爭, 就要用激烈的手法, 才可達到效果, 這點我也不反對.

但我反對、反感的, 是那些根本不知為什麼要衝就先衝的示威者; 那些隨意就煽動他人情緒的領導者; 那些借題發揮的抽水友; 那些搏出位搏上鏡的低能哩; 那些一見警察就覺得自己被迫害的精神病患者; 那些自命公民抗命就妄顧一切的刁民; 那些不分是非黑白就批評記者工作的市民......

昨晚, 短短幾小時, 看到的遇到的, 主要就是這班人, 這是香港的未來嗎? 如果答案是「是」的話, 我真的感到很可悲!



支持起高鐵..無錯..
反對起高鐵..無錯..
無意見...亦無錯..
我亦無意,
再詳細分析起高鐵的利弊,
只是好奇那些所謂,
80後的青年人,
他們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為反而反?
為公理而戰?
或是....
這篇文章是一個記者,
以第一人身的身份而寫的感想,
竟然有網文批評好不夠持平,
哈哈...
難道作為一個記者,
就不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嗎?
只要在一小時的新聞報導中,
以最持平的角度報導新聞,
已是做了份內事,
下班後,
我們也是一個平凡人吧....

41 則留言:

zico cheng 提到...

香港回歸後是這樣啦!80後我沒有什麼感覺

匿名 提到...

曾小姐, 你完全講出我心中的意見, 我真的不能想像日後的香港會係如何

Lynus 提到...

記者在blog里發表自己意見的確要小心,其實記者下了班也不可能是平凡人,只要別人知道自己是記者,就永遠是記者了。如果本身已有立場,又如何嚴守中立?
也許是可以的,但是這個華麗轉身,確實不易。

過客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Alex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elber 提到...

記者走到最前線,採訪要時刻提醒自己要保持客觀持平,已是一件很難的事,但大部分香港記者都有這份專業精神。
下班後,若仍然要求記者要壓抑自己的個人意見,處處忍氣吞聲的話,似乎太不人道了。
正如美華所說,記者都是平凡人,平凡人就應該有發表個人意見的權利。

Fung 提到...

不知Carman轉載的那位記者是誰呢

過客 提到...

記者及主播當然可以有自己的意見,不過觀眾期望記者及主播是以較持平的角度報導新聞。忽然有記者以文字把自己的觀點及立場表達出來,引來一些批評是正常。(有立場就會有人反對的意見。)我覺得作為前線新聞工作者,沒有必向大眾公開自己的立場。以甚麼立場報導新聞可以交給公司決定。

我覺得如果問︰「80後的青年人,他們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為反而反?為公理而戰?」不如問︰「80後的青年人,是為何而反?反高鐵?在爭甚麼?他們代表甚麼?」我覺得會得出很多不同的(真正)答案。(我都是80後,不過他們不代表我。)

我覺得高鐵有需要起,但是不一定要在西龍或市中心起,在錦上路起都不是太差。香港地方很細,又有完善的交通網絡,其實在甚麼地方起都差不多。不過無論如何都不可以太遲起。

Counsel 提到...

Carman,我也是八十後,但我跟你一樣很討厭他們。多謝你的現場經歷,我們的靚靚主播。

Franklin Ng 提到...

Someone write in his blog "在新聞報導中,聽見一段實在太有趣的訪問,被訪者說上週末立法會外的示威者,大部份時間也是和平示威,沒有暴力表現,所以他們不應被警方怎樣怎樣云云。

我對那些示威人士,沒有什麼看法,但對這位被訪者的說詞,實在極有保留。

殺人犯,就算是窮凶極惡的連環殺人犯,大部份時間也不是在殺人,那麼..."

I strongly agree these words.

hinokiopun 提到...

這篇文章在facebook看到,是否貴台的許秋霞小姐?

高人(身高的人) 提到...

許小姐這篇又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文章,
為何妳和張宏艷小姐如獲至寶般不約而同地
轉載﹖難道妳們另有目的﹖對人對事都要公
道些,不要以偏概全。

Mikhail 提到...

Dear Carmen,

Thanks for giving us factual observations and profound insight on what you see that evening. Other people may not have the capability to accurately perceive as you did. Some would not have the guts to say it. As an ordinary citizen of Hong Kong, may I say that you have my utmost respect, and we are sure glad to have you in the Media.

Regards,
Michael

sorcentess 提到...

反'高鐵'的人其實不多,但係聽咗'八+後'這岐視性說話的人就多,所以就走曬出黎睇吓有乜就反乜.
明白的 ' 70後 ' 上

Seabiscuit 提到...

一般市民對某些職業的人有一點要求,
例如:醫生,老師,律師,社工....甚至記者.

當一般人覺得記者是會為市民發聲,比較中立,甚至揭露社會黑暗來申張正義的...

但當網民看到那位記者私下的感受,原來大家所相信的,原來全是一廂情願.

原來記者都是一般人,都是打份工啫....

manc1011 提到...

啊,我也有看LIVE啊,好像是鄔姊報導的.
一開始看我己想嘔了,當然不是看鄔姊嘔啦,在蘭桂芳看過了,她很不錯.

想嘔的是,有3隻中指在電視內畫來畫去...
我知道80後那群人有很多都是理性的,但我看到的只有野蠻的,這就是我看到的.

就算80aft怎樣聰明,你們那天只是無聊,在很多人眼中更是幼稚.

所以我轉了自己的心態,都己無聊了,再無聊些更正吧!應該在立法會外的地上刻些問候語,拿水樽擲向警察...我想不到了.但這己經會有一堆人衝着去幹,成為"人民英雄"吧.

我很明白,己經沒有方法可以改變政府的無理施政,很需要偏激的方法去嘗試.但可以有意思一些嗎?

如果真的要爆粗,行!

粗,請向特首爆!不要爆進我家的電視!!
記得要提為甚麼爆,否則只在要求回Mars.
(不明啊!)

90後上

fitlow 提到...

我係掹車邊的70's後,我唔明為何你們好像大發現般,呢個現象不是現在才有卦!眾人畫清界線之快使人嘆為觀止,還有為何你們不指責這位只嫌人阻佢收工兼心存報復不斷踩甩人鞋踭的記者?

這才是香港未來的悲哀呀.

ps
我早在起西鐵時已建議起埋專線,但今次條數真嚇人,兼政府太多隱瞞.我更認為總站在啟德好過在西九.

Raymond Fung 提到...

Dear Carman,
我在90年代中當了一個月HKU學生會經理,結果是恐怖的回憶。
沒禮貌,中文文盲(英文半文盲-當我自己唔識英文計)都算!
與學校力爭到底,要在學生會過夜,關了門你們做功課阿?香港有幾大,仲有宿舍添!
學生會幹事更將公費單益自己人,自己都其身不正!那有資格話人!

Raymond Fung 提到...

90年代後的大學生只有比這批學生更差!

貝武 提到...

這世界多的是無見過世面之人
有些是用陽具或陰道思考的
所以才有評論出如此趣怪
來得這裡通常也是好色之人
本某人也不否認來到這兒會用條賓周去思考
見諒見諒
呵呵

貝武 提到...

Raymond Fung 提到...
90年代後的大學生只有比這批學生更差!
※何以見得?

貝武 提到...

「原本在立法會門外停車場近香港會一邊出口, 等絕食而暈倒的八十後青年送院的我,
情況相當混亂......只為火頭只有一個? 」

※如此文筆竟可當記者?用陰道換來的職位?本小學生也可指出這可恥文筆,標點符號,文句邏輯都沒法弄清楚,更別說內容了。
是否應該了解下這東西的老豆老母是否有什么工程關系的呢?或背景。
如此幼稚的白痴,真是找多個也難!

貝武 提到...

這段是妳寫的吧?無注明。

支持起高鐵..無錯..
反對起高鐵..無錯..
※?嗡乜叉?

無意見...亦無錯..
我亦無意,
再詳細分析起高鐵的利弊,
只是好奇那些所謂,
80後的青年人,
他們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不是很清楚嗎?

為反而反?
為公理而戰?
或是....
※那么妳是為寫而寫嗎?或是?

這篇文章是一個記者,
以第一人身的身份而寫的感想,
竟然有網文批評好不夠持平,
哈哈...
難道作為一個記者,
就不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嗎?
只要在一小時的新聞報導中,
以最持平的角度報導新聞,
已是做了份內事,
下班後,
我們也是一個平凡人吧....
※沒有人說不可呀,妳是否思覺失調,看聽得有誰說不可?寫了便不要怕人回應吧,是不?否則寫來做乜叉呢?比自己睇?那么為何不收隱或收皮呢?請指教!
有誰認為你們記者不是平凡人?還是你們自以為不平凡?確是趣怪!

jacky 提到...

一直都覺得妳有美貌又有智慧,現在再發現多一樣,原多妳心裏有一團火,太原美了,希望這班80後也有和妳一樣的智慧,知到自已正在做什麼,carmen加油呀...永遠支持妳.

過客 提到...

http://news.hk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_hk/2010/01/19/100250.asp

phil 提到...

如我告訴你, 89天安門學生也曾在廣場上載歌載舞, 也曾玩遊戲, 甚至即場舉行婚禮....你作何想?

問題是那位記者的所謂感想, 完全只有負面批評(雖然她強調自己並非厭惡), 連在禮賓府外跳舞也成了"罪狀". 卻全沒提到苦行者的虔敬、年輕市民有見地的發言, 整篇文很難不叫人感到她已帶有偏見去看此運動, 甚至所有年輕人...以至以偏蓋全, 甚至"雞蛋裡挑骨頭"....

說"他們不知為何衝", 他們不知個別行動目的但配合, 不代表他們不知整個運動意義; 就算他們不知, 也會在過程中慢慢成熟, 有誰沒有第一次?

還有貴台及網上熱播的"最英俊警員選舉"---有否想過當時是示威者想緩和一下對立氣氛? 本無冒犯之意? 北京學生也曾在民警軍人前唱歌嬉戲.

同一件事有多角度解讀, 要批評年輕人很易, 只要我們站在"成年人"角度---但我們不曾年輕過嗎? 甚至現在我們又能保証永遠可保持嚴肅端莊嗎?

寫下感想是可以, 但記者的身份是可影响很多人觀感----或者更簡單地說, 首先我自己是否持平地看整件事?

*反高鐵的不是少數, 港大民調: 支持47% 反對45%. 別輕信政府自製的 “7成支持論”

phil 提到...

*那記者不是許秋霞, 別張冠李戴.

對事不對人, 我也不想再見到 "人肉搜查器", 這是很 "文革式"的.

wycr 提到...

記者從來就不需要"持平"亦不可能"持平".
開口埋口都講"持平"都只是記者給自己的擋箭牌.
而記者當然可以有自己的意見,
可是大部份都唔會行使這權利.
一來因為怕可能會妨礙以後的工作;
二來他們尚有一點點智慧,知道不可胡亂翻開自己的肚皮,給人家知道自己是何等水平.

貝武 提到...

phil 提到...
*那記者不是許秋霞, 別張冠李戴.
※該人也沒出來澄清,你憑什說不是?


對事不對人, 我也不想再見到 "人肉搜查器", 這是很 "文革式"的.
※任何事由人弄出來的,怎么不是人去解決?莫非本某人去打劫,可說成你去對事,莫來對人?
什么是文革式?沒有權力和武力去推動,會發生什事?"人肉搜查器"只是搜集資料和壞事,這有什么「文革式」?
若你連「文革」也弄不清楚,你何資格引用「文革式」呢?請指教。
最後,請恕本某人太老實,問句:你有無腦?

fitlow 提到...

貝武,

此文中提及「除了要LIVE的CABLE之外,相信沒有一個有採訪他們的意慾」,
另外單以當日我有睇到的直播所見,我就不覺許秋霞小姐在其中,這樣你又憑什說是呢!

hinokiopun 提到...

既然文卓作者自稱是記者,為何連真名也不敢用?一個記者做事如此閃縮,如何叫香港人如何對香港的記者有信心?
記者有觀點,大家都會體諒,但如此寫一篇文章,抺黑一班年輕人,又不光明磊落大膽走出來承認,就叫人想到文章主人另有目的.難道怕報復?記者也怕的話,如何能伸張公義?

dicky828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dicky828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dicky828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dicky828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dicky828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omnest 提到...

這篇轉載的記者心聲, 真是看得讓人火大, 並不是該記者當晚的種種”悲慘”遭遇, 而是我看到一名濫竽充數的”疑似記者”的物體(以下簡稱為”傢伙), 因為想搵口安樂茶飯食, 卻遇到一群在他口中不講理,不和平的示威人士, 令其遲遲不能收工的怨懟之言, 其尸位素餐之行徑, 真讓人火大

我嘗試抽這傢伙文章的部份, 以串起這傢伙的心理狀態 [括號內為本人所加的註腳”:

“….與行家閒聊起來……

所以我細心聆聽他們叫的口號、訴求

但希望知道為何他們突然要衝出來. 這倒有點難到我, 由平靜至突然見到幾個人跨跳鐵馬, 實在不知他們目的何在

突然慢慢散去, 再問行家, 才知原來大會剛發廣播號召, 轉到禮賓府繼續集會.....

路途雖不遠, 但亦不近, 還是斜路, 阿Q又減肥的我, 當多一個做帶氧運動的機會 (已覺不耐煩)

邊和行家吹水, 邊陪那班人發癲, 其實已很討厭他們的行為及做法

呢一刻, 我真係忍唔住了, 但我可以做什麼? 心地唔好的我, 只好借多人為由, 不斷踩甩佢鞋踭......(這是正常心態嗎?)

即使不太滿意收工時間一再押後 (心聲表面化)

打起鼓、唱起歌、跳起舞來! 好聽點可說他們像很歡樂的模樣, 但更貼切的, 應是形容他們索了K般忽左 (衝鐵馬,他說不理性, 和平示威, 他又說人索了k, 這是做記持的人說的嗎?)

陳小姐露出股隙的坐在地上, 其他人有的手拿香煙, 不斷吞雲吐霧, 像十年未食過煙一樣, 不斷將煙圈吐出 (食煙和示威活動何干? 為何又要只針對陳小姐(相信是陳巧文, 斷不會是該傢伙的青梅竹朋友陳小明啦; 另,為何他又不採訪一下陳小姐呢?)

著他們看的記者, 除了要LIVE的CABLE之外, 相信沒有一個有採訪他們的意慾
(噢, 原來答案在這裡)
突然間, 有跳舞中的四眼妹妹轉身向著我們說: 「記者, 一齊跳丫! 一齊跳!」我真的有點傻了眼, 原本對著他們已口黑面黑的我, 唯有即時別過面來, 否則我真會回應他們一句: 「收皮啦, 八婆!」 (至此, 這位傢伙的心態, 也不用再容我來說明啦)

但原來更絕的是, 同事說, 他剛剛也被邀請一起跳舞, 但對方說的是: 「靚仔, 一齊跳舞啦, 黎啦!」

吓?!?!?! (我對他的反應也是”吓”?!?!?!”

我還是讚賞以苦行方式請願的八十後, 就算有人認為要抗爭, 就要用激烈的手法, 才可達到效果, 這點我也不反對.

我反對、反感的, 是那些根本不知為什麼要衝就先衝的示威者; 那些隨意就煽動他人情緒的領導者; 那些借題發揮的抽水友; 那些搏出位搏上鏡的低能哩; 那些一見警察就覺得自己被迫害的精神病患者; 那些自命公民抗命就妄顧一切的刁民; 那些不分是非黑白就批評記者工作的市民......”(節錄完)


這傢伙真的是記者嗎? 他有真心想過去理解怹們的訴求嗎? 他有嘗試過找核心成員問嗎?(我看到的,只是隨意的找一兩個在場人士行貨問問, 就當完成了自己的責任似的; 你當然可以說, 參加者都唔知為乜, 這個集會真的是反映社會聲音嗎? 我想講, 一個公開既集會, 有人不能完整表達出反高達理據的人, 有何問題? 又或訪者不想接受你訪問,而話唔知,不是很常見嗎? 這傢伙就是王肯花時間精力去找可以回答這問題的發起人, 馬馬虎虎的就其方便, 找身近的兩三名人士問下, 別人回答不了的, 就以偏蓋全, 這傢伙是那碼子記者)

我請這傢伙看看24.1.2010,明報有一整版訪問FM101成員的訪問,他們是部分當晚組織的內圍成員, 在該篇採訪中, 有你老細要你當晚做採訪的答案, 如何有人會衝擊警方鐵馬 (註:想問一下呢位傢伙朋友, 請問你知唔知FM101是甚麼?) 別人可是真記者, 報導翔實, 可作楷模

另, 今天(27.1.2010)明報
所以, 我亦未能苟同曾小姐說這名傢伙報導持平之說
“這篇文章是一個記者,
以第一人身的身份而寫的感想,
竟然有網文批評好不夠持平,
哈哈...
難道作為一個記者,
就不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嗎?”

eric 提到...

熱鬧非常...
我都喺覺得如果妳有facebook/yahoo blog account, 會更加熱鬧.

貝武 提到...

fitlow 提到...
貝武,

此文中提及「除了要LIVE的CABLE之外,相信沒有一個有採訪他們的意慾」,
另外單以當日我有睇到的直播所見,我就不覺許秋霞小姐在其中,這樣你又憑什說是呢!
※你想表達什么?寫得清楚少少好不好?不識中文便寫白話好了。本某人有說過就是那許什么的嗎?你是否又是思覺失調?為什么你能看到?在那兒寫的?另外,你在痴線TV看不到不覺便等不會是她寫的?什么邏輯?
唉,現在想找個夠膽來挑戰本某人也難,無敵極便是無癮。十三億中國人?全是垃圾。找個敢來論戰下哩!天呀。

喜歡Mirror 提到...

十年前,告訴我們只有進大學才有好日子過的,是你們,今天,說大學生沒有經驗沒有視野沒有議價能力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硬銷母語教學,說什麼更易明白,四處賣廣告的,然後送子女過埠的,是你們,今天,母語教學終於要下馬,送了我們去做白老鼠,然後說年青人英文水平下降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失業率高企,為了降低青年失業率,開辦一連串的學位副學位的,是你們,今天,說大學生多到一文不值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說年青人薪水低不重要,增值自我,裝備自己自然有機會的,是你們,今天,我們錢用了,裝備了,想跳蹧了,說我們騎牛搵馬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追求民主,反對專制,然後把暴動份子送上頒獎台,送上局長位置的,是你們,今天我們手無寸鐵,衝撞鐵欄,說我們不和平不理性不愛國什麼中央震驚云云的,也是你們。
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是非不分,絕大部份的80後來到這個世上的責任就是給有錢人打工,為400尺的小屋和兩餐溫飽刑役一世。上一代的人為了自身的利益, 給了我們很多幻想,讓我們以為社會在關心我們,讓我們有光明的前路,今天,80後畢業了、長大了、成熟了,發覺原來一切都是為了自身利益,每個人說話都是 站在對自己有益的地方:失業率高,大學生當然越多越好;大學生多了,英文視野能力當然是(說得)越差越好,因為這樣薪金就能下調,薪金也當然越低越好;手 上有三兩棟樓,樓價也當然越高越好,你們買不買得起who cares?阿爺未開放市場當然越反共越好,阿爺會飛了派下糖,就當然越愛國愛黨越好。

為了政績,為了民望,為了降低失業率,為了刷鞋,為了既得利益者。
然而政策通通失敗了,但這整整一代人,卻成了無辜的犧牲品。

為什麼80後就不能站起來,向社會作出那一點卑微的控訴。為什麼那一點卑微的控訴,也成為你們的話柄。

喜歡Mirror 提到...

十年前,告訴我們只有進大學才有好日子過的,是你們,今天,說大學生沒有經驗沒有視野沒有議價能力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硬銷母語教學,說什麼更易明白,四處賣廣告的,然後送子女過埠的,是你們,今天,母語教學終於要下馬,送了我們去做白老鼠,然後說年青人英文水平下降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失業率高企,為了降低青年失業率,開辦一連串的學位副學位的,是你們,今天,說大學生多到一文不值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說年青人薪水低不重要,增值自我,裝備自己自然有機會的,是你們,今天,我們錢用了,裝備了,想跳蹧了,說我們騎牛搵馬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追求民主,反對專制,然後把暴動份子送上頒獎台,送上局長位置的,是你們,今天我們手無寸鐵,衝撞鐵欄,說我們不和平不理性不愛國什麼中央震驚云云的,也是你們。
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是非不分,絕大部份的80後來到這個世上的責任就是給有錢人打工,為400尺的小屋和兩餐溫飽刑役一世。上一代的人為了自身的利益, 給了我們很多幻想,讓我們以為社會在關心我們,讓我們有光明的前路,今天,80後畢業了、長大了、成熟了,發覺原來一切都是為了自身利益,每個人說話都是 站在對自己有益的地方:失業率高,大學生當然越多越好;大學生多了,英文視野能力當然是(說得)越差越好,因為這樣薪金就能下調,薪金也當然越低越好;手 上有三兩棟樓,樓價也當然越高越好,你們買不買得起who cares?阿爺未開放市場當然越反共越好,阿爺會飛了派下糖,就當然越愛國愛黨越好。

為了政績,為了民望,為了降低失業率,為了刷鞋,為了既得利益者。
然而政策通通失敗了,但這整整一代人,卻成了無辜的犧牲品。

為什麼80後就不能站起來,向社會作出那一點卑微的控訴。為什麼那一點卑微的控訴,也成為你們的話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