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8日 星期四

真的...值得分享?

他很清楚的知道她不合適自己,可是更確定的是他不會主動說分手。

他只是耗著等著,直到有一天女生自己受不了忽冷忽熱、若即若離的態度,

或是等到年華老去不得不下決定時,自己選擇離開。
她的主動離開,他沒有負心,反而是尊重與成全她的決定。

半年後發現,他居然可以跟一個只認識三個月的女生步入禮堂,令她晴天霹靂,

才明白他不是不想結婚,不是真的不婚主義者,說穿了只是他不想跟妳結婚。
八年的愛情長跑比不上三個月的感情。


當他聽到劉若英的「後來」,居然會無法克制的流眼淚,
想起的是他交往八年的前任女友。
為什麼會難過,因為妻子身上有著前任女友的影子。
他才明白其實他喜歡的就是這種類型的女孩。


可是人往往很矛盾,喜歡她的倔強與有性格,卻受不了她的嬌縱。
喜歡她的落落大方,卻受不了她的朋友一堆。
你愛她的小家碧玉,就不要怪她不夠大方

你愛她的活潑大方,就不要批評她像花蝴蝶一樣
戀愛談的愈長,結婚的可能性就愈低,

所以有時候戀愛的長度與結婚的可能性成反比。


喜新厭舊是人性,日子久了,會結婚不是為了愛情,而是責任感的驅使。
婚後的他才慢慢的發現,當時的那一段感情其實不是不愛,
只是時間太久了太長了,把愛情給磨掉了,


再遇到另一個女孩點燃了愛情的火苗,星星之火足以遼源,
把枯竭已久的愛情給予生命,所以倉促的決定結婚。
等到真的結婚後,愛情降了溫,
才慢慢的發現其實妻子的身上有著許多前任女友的影子,
他比較愛的人其實還是前任女友,可是他娶的卻不是她。
這樣的情節不知道是不是也在別處同樣上演著?

學生時代的愛情很單純,出社會以後總想等工作穩定以後再結婚,
工作穩定以後又想等有一點積蓄買車子、買房子以後再結婚,
等著等著,等到愛情被時光給消磨,
等到第三者介入點燃了對方心中激情的火苗,乾柴烈火不可收拾以後,
曾經在年少一起織夢的理想全都抵擋不了新鮮感的激情,所以琵琶別抱,

到最後步入禮堂的都不是在一起同甘共苦、共同經歷過寒、暑假,等當兵的人。

所以奉勸各位女孩子, 如果對方真的是你想結婚的對象,
不要想著有房子有車子有金子,有了一切再結婚。
現實是,等他有了一切,他的身價暴漲是有價值的單身貴族,
他必需要面臨的是更多的誘惑,

妳長久以來的等待與年輕時許下的山盟海誓都難以抵擋誘惑排山倒海的來。

就像我現在若不嫁他,非得等到他有車子有房子還有存款時再結婚,
那時新娘有極高的可能不是我。

因為要等到什麼都有還要幾年?
有能力的男人就像酒愈久愈香醇,女人則像麵包一樣有賞味期限,
青春是女人的天敵。

如果我是他,等到我三十五歲,什麼都有是個有上千萬身價的黃金單身漢,
我並不需要一個很有能力而年過三十的女人來幫襯我,

我寧可選個如花似玉,年輕貌美的女生,也許沒有什麼工作能力,
至少發揮了賞心悅目的功能,

一個真正有能力的男人,不會在乎一個女人是否能在他的財富上加乘。
遇上對的人,莫等待莫蹉跎,也許沒有房子沒有車子,
只要他認真上進,他就是張有潛力的積優股,早點進場獲利更高。

也提醒各位男士, 如果對方真的是你想好好疼愛的女人,
別讓他等太久,有她一起陪你奮鬥應該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除非你心中有其他的想法, 否則別讓愛情等太久,把真愛都磨掉了!
真愛 就不要等 除非是不想結婚

你同意嗎??

30 則留言:

zico cheng 提到...

高錕夫婦既愛惰故事很動人!

** 飛雪素素 **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 飛雪素素 ** 提到...

你說得對oh~! 可惜許多人也犯著同樣的錯誤. =( 可以在我的博客也分享這個嗎?我會link你的.

manc1011 提到...

明白,不知為何,我想到了張愛玲的心經.
如你所說的,要盡快的結緍.久了,愛便會被消磨了.
但那麼快便結緍,為了甚麼?
能夠確定她是跟自己一世的人嗎?
三個月,真可以完全了解一個人嗎?

八年的愛情長跑被消磨了,你又為什麼覺得結緍八年後愛情還會那樣的飽滿,那樣的火煌煌?

還是覺得,被緍介環着了,便不用多想了.

男人就是花心的,也總是愛着年輕的女孩,
說到也是喜歡美的
若是自己年輕嫁了給他,能夠保證他將來不愛一個更年輕的嗎?
妳說得很像為了留住他而結緍似的.
所以情才重要啊!
唉,但沒有樣子,情也談不上口了.

可能我還未到你的lvl(明年才會考啊!!緊張爆了),把結緍說到甚麼也不是了.

說真的,我對結緍的概念很薄弱,不知道他的意義,
所以你應該只覺得我是個無知的人.但我依悕記得中文老師評色戒時說到(很髒的!)
"女人能夠滿足男人的食道,男人能夠滿足女人的陰道,他們就能永遠的在一起了."
可能只會覺得我更加的無知?
但男女之情,
是這樣的嗎,
成人們?

roisang 提到...

都系﹐ 緣份。。。

manc1011 提到...

妳的賞味期限還可長啊!
快結緍吧,在賞味期限前結緍就可以跟你的另一半分享你這塊麵包了.
去吧!結緍吧!

只是那塊麵包多了排齒印罷.
我不會哭的,大個仔了...

過客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過客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過客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remiel 提到...

carman,

"選擇不到因為選擇太多"

一個真正認真對待婚姻的人是會認真選擇這個終生伙伴,但往往真正的選擇權又並非掌握在你的手中, 上天是安排了一些情景.條件.人物及其他配套,讓一個好像已為你安排好的人,這個人會在最合適的時間.地點.感情狀況.....出現. 只要積極地耐心等候, 這個人自然會冒出來.

如果愛情是基於條件, 這已經不是愛情, 如果因為對方是潛在優質股而愛上, 那只有三個原因.

1. 優質生活的寄望
2. 以伴侶作填補自己的自卑, 或作炫耀, 或身份地位肯定
3. 倚靠伴侶以獲得安全感

當你不能告訴自己什麼原因會愛他, 這才是真正的愛情.

提到...

會這樣想還是因為結婚變成了愛情的終點吧?男人會變總不成婚後還有二奶三奶,女孩子擁有青春時總不能接受成世就是對著這件窮鬼蛋散。人生或許就是這樣的一條單程路,貪心的人只懂看後望,永遠覺得自己選錯路...

atsun888 提到...

你快結緍嗎?我尊重你的決定,你條件很好.

過客 提到...

這是你寫嗎?感覺上好像不是你自己寫的。

這些可能是緣份!

他可能錯在不知道自己想甚麼、怕傷害前任女朋友,或者怕承擔負心人的責任,使他前任女朋友浪費了很多青春。他和前任女朋友前後交往了八年,如果他前任女朋友更主動,結果可能會有些不同。沒有誰對誰錯,最少他沒有全心欺騙感情。

其實我不是當時人,也不認識他們,更不了解事情的始末,我是沒有資格說三道四。


不過我不喜歡文章這個比喻︰「只要他認真上進,他就是張有潛力的積優股,早點進場獲利更高。」把人比喻為股票好像太現實了。如果把人比喻股票,我相信很少男人會結婚。正如文中所講︰「女人則像麵包一樣有賞味期限,青春是女人的天敵」,誰會長時間持有價值不斷下跌的股票。青春雖然是很保貴,但是太現實的女人會使人反感。

如果男朋友不是一隻有潛力的積優股,你會因為愛情而和他結婚嗎?

我覺得愛情比麵包(生活需要)重要。可能我太天真!

貝武 提到...

唉…真是為中國人感到羞恥,連中文都沒法看懂。(個題目是什么?)
中國人只對這種打種事感興趣,想要有民主制真是天荒夜談。
美華有能力寫出這么長的文字嗎?
這小段只是一個無知女人的單方面想法,實質上卻應該是另一回事。
那個他是不想或不敢把事實告訴她,他怕告訴她會有一段報紙新聞墮樓事件。
事實那個他太自私了,在浪費她青春。他期望她會有所覺悟自行知難而退,而她卻活在幻像中。
可能他已另識了另一個她超過六年了,而她竟然完全不知道,到分手三個月他和她要結婚才知道,還要以為他只是和一個新識三個月的結婚。
他很清楚這個她毫無生活質感,活著像行屍走肉,他不可能和如此沒質量的女人一起生活。現實是很殘酷的,她提供他性慾和洩時間,而他也毫無正義之心,就是這樣一雙中國人肉的一段蒼白人間。
此女作者功力有限,寫的功力當然是較狹義。
反而女作者的評論功力不錯,值得參考。
我們可以從巴菲特和他的妻子蘇珊借鏡,巴菲特雖然在投資上嬴了世界,但他的深愛女人卻是痛苦大半生,抑鬱而「早逝」,當然巴菲特沒法知道亦難形容他妻子是如何鬱結難奈。
蘇珊在他形容中是一個富正義感又活潑可愛的女人,卻嫁給老巴這個悶蛋中的XO,很難形容這段關系。老巴是個超級投資者,也肯定是個生活的超級悶蛋,蘇珊快樂嗎?

** 飛雪素素 ** 提到...

過客,

我同意太現實的女人會使人反感。
同樣,太現實的男人都會使人反感。

manc1011 提到...

昨天好像沒有"你同意嗎?"喔...

Raymond Fung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過客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過客 提到...

我絕對相信Carman有能力寫出這樣的文章,只是"就像我現在若不嫁他……可能不是我。"這句不像出自Carman,和感覺上跟之前文章有些少分別。

過客 提到...

對我來說股票的投資決定是建基在利益及理性之上,不應該受個人感情影響(知易行難);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應該重感情。用股票來比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對我來說這個比喻會太重利益及理性的判斷。雖然我不覺得作者有這個意思,但是我不喜歡這樣的比喻。

青春到女性來說是很保貴,但不要太心急及太多計算。我覺得婚姻應該是建基在人與人之間感情之上。(現在離婚好像太普遍了。)

Raymond Fung 提到...

Dear Miss Carman,

請謹記:
人間的愛情是:
天長地久有時盡;
不要:
此恨綿綿無絕期。
只要他是你所鍾愛的,他又忠心於你,孤注一擲吧!

P.S.祝好運!

貝武 提到...

貝武與美華夢幻舞曲

詞:貝武 曲:貝武 唱:貝武 舞台及舞步設計:貝武

本曲由「砰…察…砰砰…察」作主旋律,配合電子敲擊樂時而哀怨、時而明朗、時而鏗鏘,整首以中板為主調,時而明快,在重要詞句以慢板曲調合。在俊男與美女的難捨難離不明朗的愛情摸索柔情中進行。多謝欣賞!

如果貝武行一步美華可否走兩步
如果貝武停留美華可否撲埋來
如果貝武說美華是我的你相信嗎哈哈
如果貝武賣弄花式美華可否跟住我的步伐
告訴貝武美華將永遠跟隨到底
當美華去追逐美夢貝武的舞台還留給妳夢幻倩影
時光還留下我們舞動的幻影像永不改變的曲序
或者現實沒法預期
但貝武仍然等待美華的到來
貝武和美華深深的愛
貝武幻想著美華的到來
我們在舞台中比賽
如果貝武走到舞台美華能否跟我一起來
等待著舞曲開始,噢!貝武和美華在舞台中拉拉扯扯
如果貝武給美華訊號,美華和貝武在舞台中抱抱攬攬
告訴他們美華和貝武開始夢幻舞曲
當美華去追逐美夢貝武的舞台還留給妳夢幻倩影
當時光變成真,我們面貼面舞動的身影配合永不改變的曲序
或者現實沒法預期
但貝武仍然等待美華的到來
貝武和美華深深的愛
如果貝武行一步美華可否走兩步
如果貝武停留美華可否撲埋來
如果貝武說美華是我的你相信嗎哈哈

路人甲 提到...

即然有題目,我又答答。

既然是真愛,何必要等?問題是真愛也許需要時間證明。

我很傳統,相信婚姻,婚姻是愛情的表現。所以當兩個人開始就是為了結婚,過程可以很快,但方向要是一致。

八年可以在同一點上停滯不前,三個月因為有著以前的經驗所以發展神速。因為時間不同,根本無法比較。

這樣,幾時決定結婚好呢?當大家都願意彼此委身,一生一世,便是時候了。這份承諾不是物質或客觀條件可以完全衡量。這也許就是所謂的真愛吧!

祝福Carmen找到真愛。

過客 提到...

談戀愛的時間越長,結婚的衝動可能會減少。男主角和認識三個月的女生結婚,而不是和前任女朋友結婚,可能只是一時衝動。他結婚之後才發現自己其實是喜歡前任女朋友多過現任妻子,如果不是他都不會後悔。不是因為愛情被時間磨掉,而是不知不覺前任女朋友已經成為男主角的一部份,失去了才知道前任女朋友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祝你可以跟你喜歡及疼愛你的人一起!

dicky828 提到...

大家不用估得頭穿腦破,
就算文筆與思路都先撇開,
連「開行」也懶,
一眼便能分辨非carman手筆。
標題都講了,不就是"分享"的轉貼罷了!~~~
(因為如無意外,可能小弟跟carman都同是「病態開行強迫症」的病患......)



入正題,
同意?再問一萬次都沒可能吧!

大概是有朋友forward給carman妳"分享"的吧?
相信妳也抱有相當"保留",
不然標題「真的...值得分享?」也沒理由用問號吧!~~~


首先小弟的愛情觀比其他人怪異(變態):
「可以主動加多,不能主動減少。」
——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
——即是你不怕玩死自己的話,可以愛上十個二十個...但愛定了就找不着褪淡的理由。

類近那故事的,也曾在part time時的同事身上發生。
「你收皮啦!就算冇B同C,都仲會有D,分別只係A會响邊個時間先至俾你傷害。
你同ABC一齊其實都冇分別,唔係因為佢哋有咩唔同,而係你幾時玩厭咗搵過個DEFG...
因為你唔係最愛邊個,你最愛係你嘅自私......(下刪)」
這是我當時的回應。
相信故事的男角也同樣合用。


其實,就連後面"溫馨提示"的觀念都不能同意。
當然,別讓真心喜歡的另一半久等苦等是應該,
珍惜眼前人也是不爭,
但可怕在於出發點與邏輯完全地扭曲了。

愛一個人,可以有千億個理由,
拋棄一個人,也可以有千億個理由;
另一個說法,兩者都可以完全毋須理由/都不是理由。
甚麼"早點進場獲利更高"
......先到先得嗎?
那後來的有意者是否會"攞飛仔"輪籌?
少狗屁。


曾跟女性友人傾談愛情瑣事,
被問到脾氣臭難服侍怕不怕趕走女友;
我:「難得有我愛也愛我的人,沒甚麼好怕,
就怕她身子弱老來病痛多,
怕比她早死,怕自己柏金遜、老人痴呆,
就只有這麼。
不過已夠磨人。」
友人聽罷,眼泛淚光笑着說:
「好sweet!他也跟我這樣講就好了。」
(那時她也笑得前所未見地sweet~~)
我:「別傻,男人就是最不會做這個~~~」
她:「為甚麼?」
我:「1.要負責任,2.太肉麻...」
她:「妖!~~~~~」


=================================

題外話,
其實同意一夫一妻制是必然定律的,
甚至引(聖)經據典"十扑"的,
乃人云亦云的大白痴。
不服?

問題時間:
--Q1:如果男女人口比率有天失衡的變成1:9/2:8,
當「婚姻制度」都可能唇亡齒寒時,
你道「一夫一妻」還能維持嗎?

--Q2:有沒人記得聖經多處記載,
當兄弟中有人死而無後,其妻不能改嫁,
另一兄弟必要娶其妻,代為立後。
這樣你民我主的「"民主"一夫一妻制」,你又"十扑"認同嗎?
("阿嫂"是劉心悠又另作別論~)

「一夫一妻」自古中外都絶非甚麼自然天成的本能決定。
根本是「制度」,
說穿亦只不過是令家庭倫理減少爭端、方便管理的「政策」。
你若說Q1、Q2不過是假設跟歷史,
那就算今時今日實實在在視為法律,
又如何?......

--Q3:人們見到那些有錢人的二、三、四、五...房,
你估,會稱呼她們做N(Number)太,還是S(Surname)太?
--Q3+:請問各位講得出曾有哪位擁二、三、四、五...房的富翁干犯上重婚之罪?
(別傻......不就是因為欠個登記吧?!)

以上僅小弟愚見。

=================================


p.s.最愛曾美華

ben lee 提到...

各位,多謝分享!

過客 提到...

雖然青春到女性來說是很保貴,但是不可以心急而下錯決定,遲婚比離婚或被騙來得要好。

以下是舊文章︰
外表雖然重要不過不是唯一的因素,如果你喜歡一個人他(她)自然變得好看,相反你不喜歡一個人他(她)自然變丑,直接影響了我們所有的人際關係,這些是心理的影響,不是我們可以控制。

我覺得我們可能只因為對方外表希望他(她)成為我們的朋友甚至男女朋友,不過好少人因此會和對方許下終生承諾。在終生承諾面前外表只是較次要的因素,如果你不能和對方相處再美的外表都沒有用。另一方面,因為美容技術的進步,一般的女士的外表都OK(不會丑),再加上心理影響,就絶對可以勝過好多美女。

以上不是指醫學美容或整容等等,我反對不是因為實際的醫學需要去做醫學美容或整容,因為人不是完美你要成為完美你要做多少次,就算你可以做到完美你都會使人覺得太假不好看,所以這只是浪費時間和金錢,及增加失敗的風險,如果失敗就一定會變丑,世界上有很多失敗例子。有不少女士不想做一般(不是最美)的女性,要成受變為丑女的風險成為她們自己心目中最美的女性;美貌是十分主觀,好難有客觀標準,就算有你們都不一定會相信,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女性的想法。例如:有很多女性朋友覺得自己太肥,不過在我們男性角度來看一點都不肥甚至可能已經太瘦(當然要有最客觀的標準就要她們回去問老公或男朋友),她們還說要減肥,我們真的不知可以講甚麼。

MY 提到...

一個睡不著的晚上, 誤打誤撞,上了你的BLOG, 一看就看了個多小時了....很喜歡看你寫的東西哦. 會定期上來看看你這位美麗女主播的文采了 :) RAY

MY 提到...

一個睡不著的晚上, 誤打誤撞,上了你的BLOG, 一看就看了個多小時了....很喜歡看你寫的東西哦. 會定期上來看看你這位美麗女主播的文采了 :) RAY

remiel 提到...

明報的一則新聞, "固執...還是堅持"

一個曾經很漂亮, 很多人追, 有學識, 崇尚自由戀愛的千金小姐...
曾經固執地愛著一個, 後來不愛她的男孩.
給拋棄後沒依靠, 固執地為孩子艱苦活著.
自己和孩子老了, 病了, 仍固執地拒絕別人的幫助.

固執地愛, 固執地捱, 固執地活著, 固執地固執.
婆婆, 妳當初的堅持是固執, 還是堅持?
婆婆, 妳還是會選擇固執地活下去... ...



鄧錦婆婆自言年輕當千金小姐時是胖美人,但被丈夫拋棄後,揹6個月大的小兒,拖2歲幾的長子當街乞食,來港後又捱了大半世,如今皮黃骨瘦,原本的大碼衣服早已改成細碼。她躺在醫院病上說:「(我跟兒子)不知誰先死,但至少還可以幫他推輪椅。」(林振東攝)


推著兒子 走過60年坎坷
2009年10月18日 星期日

【明報專訊】元朗洪水橋田心村經常出現一幅平凡但動人的畫面:皮包骨的82歲婆婆吃力地推著輪椅,椅上坐著一名氣若游絲的老人,他不是婆婆的丈夫,而是病重需要洗腎的六旬兒子。15分鐘的路,蹣跚碎步,一推就是1個小時。路上兒子說:「阿媽,你不要推了,我自己爬也可以爬回來。」但村民說,固執的母親從來沒有被兒子或好心人打動過,堅持要自己推著兒子一步一步的走。

帶著兩幼子 逐戶乞食來港

在5日前,輪椅失控,兩代白頭人一起跌落曾經出過人命的水渠。如果兩老不是大難不死,輪椅背後60年的艱苦故事,可能永遠沒人知道:千金小姐愛上窮家小子,在硝煙中拜堂成親,但貪新忘舊的愛郎卻拋棄糟糠,婆婆帶著未戒奶的孩子逐戶乞食,來港在社會底層打滾捱大兩口……

年逾八十,阿婆仍無法放下照顧兒子的母職,但她沒埋怨社會,沒埋怨命運,只希望悄悄與兒子在鄉郊相依終老。就像余華談他的小說《活著》:「生命中其實是沒有幸福或者不幸的,生命只是活著,靜靜地活著,有一絲孤零零的意味。」

「我年輕很漂亮 很多人追」

82歲的鄧錦,在醫院輪椅上自稱來自廣東新會,她說:「父親以前有錢,在香港開三間舖頭,還炒賣鈔票。」但後來政治動盪,軍閥倒台,大疊鈔票成為廢紙,「阿爸說他激到吐血,有個台山來的搭檔更接受不了,瘋了。」鄧婆婆於是隨父親回鄉下,「那時還有些錢,我年輕時生活很好,讀過縣立初中,識字多過很多男人。」老人家笑瞇瞇自誇說:「我年輕很漂亮,學校很多人追,但不想太早結婚,沒理他們。」直至22歲後,崇尚自由戀愛的她看上出身農戶的男孩,國共內戰末期終於嫁人。

在那個吊詭的年代,女子愈識字可能愈惹禍。「老公家窮,靠耕田食飯,我們生了兩個男孩後,他和家人說我嬌生慣養,嫌我光吃不懂耕田,說家裏不需要我,把我趕了出門,他就連自己親兒子也不要。他其實是想娶另一個女人,後來他們還生了幾個孩子。」

被趕出門 夫沒給一分錢

五十年代初,鄧錦被趕出門時才25歲,共產黨剛解放大陸不久,但她父親已死,沒了依靠。「就算阿爸不死,後來也是會被當成地主批鬥的,可能更慘。但他(丈夫)一分錢也沒給我們母子三人,好絕,大兒子2歲多,小兒子才出世6個月。我後面揹一個,手上拉一個,到新會墟市當街乞食,好凄涼。」麵檔、餐館、米舖,昔日的千金小姐為了保住兒子,逐家逐戶問人討吃。

大兒子譚超勤對當時的印象模糊,但他前天坐在元朗鐵皮屋家中,回想起被父親拋棄的事情,雖過了60年,仍忍不住流下眼淚,哽咽說:「當時村裏窮,很難討到吃的。等天熱魚塘曬得很熱,有魚熱到反肚,阿媽就撈上來煮給我們吃。」幸好,有個校長可憐三母子身世,找地方收留了他們,後來鄧錦又改嫁給菲律賓愛國華僑,但新丈夫結婚不久又出洋去了。

在那個反覆無常的年代,身世愈凄涼反而可能愈幸福。鄧錦說,因為自己悲慘的遭遇,階級成分比較「正面」,加上識字,被人推舉做縣裏的婦女會主席。但她不肯,「當時糧食已經不夠,村裏有人從路上走過,餓到無力跌落田。我心想一定要走,帶兒子去香港,當了主席就走不了,我才沒那麼笨!」譚超勤記得母親說,「農民收成時,明明三擔卻說成四擔,誇大虛報,這樣下去很快就會饑荒。到香港不久,大陸果然大躍進餓死人了」。



61歲的譚伯坐在鐵皮屋訴說小時被父親拋棄,長大後想報答母親,但自己又得了重病,反要八旬母親照顧,感嘆說:「我能怎麼辦?」(葉漢華攝)


不停打工消瘦 穿衣大碼變細碼

五十年代,鄧錦帶著兩個兒子從澳門坐船去香港,譚超勤說:「當時我8歲,在中環落船,那天是英女王生日,第一眼最記得是電車。」被嫌棄不懂耕田的鄧錦,開始靠自己養活兒子,紗廠、穿膠花、當家傭,身上的衣服由大碼逐漸捱到變細碼,直到如今剩下皮包骨。「阿媽住在有錢人家,照顧他們的孩子,一去就是幾天,人工一塊錢一天。」她的孩子譚超勤和弟弟卻迫不得已無人照顧,「我們10歲已經自己煮飯吃。繼父後來到香港跟我們一起住,對我們不錯,但幾十年前病死了。」

譚超勤長大後當電工,「30幾歲回鄉下,阿爸託人說想見我,想認我這個兒子,但我不想見他,他當年這樣對我和阿媽,我怎可能原諒他?他做過父親該做的事嗎?我細細個他已經不要我……」

兒50歲患重病 靠綜援過活

譚說,他最想回報母親,「後來我要她退休,不讓她工作,由我來養她,生了兒子阿傑給她照顧」。但命運安排譚超勤重複母親的遭遇。「老婆丟下我和兒子走了,現在也不知道在哪裏。」譚不肯說原因,但從他對兒子的寄望聽得出端倪。「阿傑今年29歲,跟我弟弟一樣要到內地工作,很少能見面,我很想他快點結婚,不生孫給我抱不要緊,不能照顧我也不要緊,但一定要娶個『扯衫尾』的,即使你窮,她也照樣喜歡你的那種,不要學我。」

譚超勤回報母親的日子不長,50歲就患了痛風、糖尿、高血壓,近幾年更有嚴重腎衰竭,完全失去工作能力,母子靠綜援過活,窩居鐵皮屋裏,後來侄兒帶兒子搬過來隔鄰照應,但聲稱為搵食經常沒空不在家。「阿媽老了,但身體比我還好,我站都站不穩,花2000多元買了張輪椅。」這對朽殘的母子相依為命,「我精神好時推阿媽,我不舒服時阿媽推我」。

近月,譚伯病情轉差,常不能走路,家裏的洗腎機已不管用,隔日要到醫院洗腎,82歲的鄧錦又要重拾母職。村民經常見到她推著輪椅上的兒子,腳步細碎,搖搖晃晃,頭顱歪歪地沿小路走出村口搭車到醫院。村民說,阿婆不肯人幫,堅持要親手推兒子,常人15分鐘走完的路,兩母子要折騰1小時。譚超勤說:「她歪著頭推我,是要看路。」村長陳植良說﹕「那條小路旁有條近2米深的水渠,幾個月前有老伯踩單車掉下去死了。阿婆好固執,母愛真是很偉大。」

有心人願送贈電動輪椅


82歲的鄧錦,上周二用輪椅推病重的六旬兒子往醫院洗腎回家途中,兩人雙雙墮水渠受傷。村長說,鄧婆婆跌在一塊大石旁邊,「跌歪一點就沒命了!」(資料圖片)

上周二,譚超勤的輪椅輾到路中雜草,婆婆推著他避開時卻無力控制,輪椅直衝入水渠。「阿媽放手就只是我跌下去,但她不肯放手,就一起跌了下去。」陳村長說,兩人幸好沒有撞中旁邊大石。事件經報道後,感動不少市民,村長也立刻向政府部門申請在水渠旁加建欄杆,譚伯的侄兒說希望有心人捐一張電動輪椅,有讀者翌日就致電本報表示願意幫忙。



田心村長陳植良到鄧婆婆母子墮渠的現場,說:「早前有個阿伯踩單車跌落去,撞死了。」為防再生意外,村長已要求政府部門盡快沿渠修葺欄杆。(覃純健攝)
母子出院後,阿婆腰傷未癒,前日又堅持推兒子去洗腎,兒子不肯,如以往般說:「阿媽,你不要推了,我自己爬也可以爬回來。」但母親卻已傷得不能站起來了。譚超勤艱難地覆診回來後,發現婆婆原來已被再次送院留醫。譚伯說:「阿媽近年經常無端不見了,我就知道她應該是回家途中體力不繼頭暈,自己報警,我去醫院就能找到她。」

勞碌半生的鄧錦躺在病床上聽到有人願捐贈電動輪椅,笑瞇瞇說:「我好中意呀,多謝呀!」但她沒有提什麼金錢要求,年輕時追求自由戀愛的她,老了也喜歡自由生活,希望繼續跟兒子在鄉郊生活,「不想住老人院,我不知道誰先死,無所謂的。但現在我起碼可以照顧自己,也可以照顧兒子。我好了還可以推他。」但老人家又笑瞇瞇說:「現在有人買電動輪椅,又好像不用我了呵?」

明報記者 覃純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