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3日 星期五

醉駕.....

今天是年廿八,
很不幸發生了一宗奪命車禍,
六死一傷,
的士上所有人無一生還,
而醉駕貨車司機只是輕傷,
死者家屬向曾蔭權哭訴,
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法例是否過份寬鬆?
是否存在漏洞呢?
不知大家有否駕駛經驗,
貨車司機安全駕駛意識是比較薄弱,
他們像有恃無恐般胡亂切線,
再加上飲了酒,
造成無可挽回的錯失..
本應今天是最後一天工作,
準備回家食團年飯,
想不到,
這天竟是與家人永別的一天,
安息吧..

9 則留言:

攝影人 提到...

唔知係咪我過於敏感呢!我覺得今晚張佩嬋報導有關新聞時好像被這悲慘既新聞所感染,讀稿期有點兒語帶哽咽!

近年太多嚴重車禍了,巴士飛落山,西貢公路翻旅巴,到今日依單醉駕奪去數命既車禍。反映出道路上仍有很多唔負責任既職業司機。今日睇新聞時,見苦主跪地求特首,聞者心醉,見者流淚!但我唔覺得特區政府會做到啲咩,咪又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我諗依一年半載可能較多執法人員截查車輛為司機吹波波,但時間沖淡了,執法既尺度可能會打回原形!
我覺得醉駕等同謀殺都不為過!因酒後駕駛係好易奪人性命,明知故犯,負無旁貸!

dicky828 提到...

我實在如何也想像不到,
在團年飯中
放在至親那碗白飯上的,
不是意頭餸菜,
而是一炷清香,
會是何等心情。

每次見到這類新聞,
自己都不禁像維園阿伯上身,
粗言穢語橫飛不絕。
許多時看到法院的判決後情況更加嚴重。

未知妳有否留意另一則
「準新娘被撞死」的法庭新聞?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90121&sec_id=4104&subsec_id=12740&art_id=12115686
重點不是「準新娘」與否。
被告先後七次違例駕駛,
可用"犯案纍纍"形容;
死者27歲。
判監一年,停牌三年
——真想問那法官腦袋是裝屎的嗎?

為何以一般物件襲擊他人引致死亡
可以列為「誤殺」,
開車撞死人的罪名卻是
「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
為何香港可以立例全面禁煙,
卻不可以全面禁止司機酒後駕駛?

今次又再一次見證,
「放生」這批「畜生」的餘孽;
今次也再一次見證,
曾特首有如黔驢的門面功夫......
今次,下次,還有再下次,
教死者何以「安息」?
只能教他們「死不瞑目」。

「這不是"泥鬼(泥頭車)"、的士、
小巴的問題,是司機有問題。」
再強制修讀甚麼狗屁《駕駛改進課程》,
難道那些「畜生」
便能確切回答這一問句:

「人命何價?」


p.s.最愛曾美華

jameskung220 提到...

被告是否被判重刑並非取決於傷亡人數,而是事發時被告所面對的情況,例如被告有否足夠精神、有否飲了酒、駕駛態度是否良好(昨天很明顯沒有);又或者會否是第三者所引致(閃避不小心橫過馬路的人)又或者現場環境設計有問題,街燈是否足夠等等。其實我也讚成將刑罰修改;我在法庭工作時,常見到有些被告因判刑太輕而從法庭'大搖大擺'地走出來之後,連半句問候或抱歉的說話也沒有向死傷者家屬講,什麼世界?

路人甲 提到...

我覺得醉酒當然不應該駕駛,心情不好、沒有精神等等,最好是乘公共交通工具。在香港交通十分方便,其實的士除時可能方便私家車。

先不講這宗交通意外。我雖然沒有駕駛經驗,但是我聽個有做過兼職職業司機的朋友講,職業司機是有很大的壓力,馬路上的情況會不斷轉變,另外他們和所有上班一族相同生病、情緒低落等等都是要上班,送貨或送人又要準時……,因此他覺得壓力和風險太大薪金又不高,所以他做了很短時間就不做。
(我保證我這位朋友的駕駛技術比一般人都要好。)

有研究指出如果在完全相同的條件下,汽車越安全司機駕駛時越不小心,這是因為心理因素的改變。可以假設同一個司機駕駛貨車時的安全駕駛意識會駕駛較私家車時弱。

LEO 提到...

每一日都是上帝的恩賜。我們都要好好把握每一日。自己明日如何,實在沒有保證。

kiwipotato 提到...

人浮在世好比滿天星,明亮或暗數不清
流星耀眼光輝遍天空,轉瞬逝去無形
蓓蕾定有一朝見花開,明媚艷美等君採
人生幻變不必記心中,歡笑定會復來
所以你放心安睡,拋卻一切莫掛累
輕抹去眼中的淚,此際盡忘掉顧慮

zico cheng 提到...

其中一死者住响我樓上,雖不認識但也算點頭之交!希望他可安息!生命就是這樣.....

黃家駒的忠實支持者 提到...

在報導上所看見其中一位死者的叔叔,他向特首所說的那一番話,實在很有道理,他那番說話粗中帶幼,而且很有條理,很有邏輯,值得細心思考......

Edmond 提到...

真覺得很無奈!
這天農曆新年前最後的一個工作天,所有人都希望在今天完成手上的工作.早點回家吃團年飯,及準備迎接新年.誰知道這一切希望也幻滅了.心碎了.但醉駕的貨車司機還未醉醒呢.